西山煤电秘书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117|回复: 1

在寒冬,守望春天

[复制链接]

55

主题

0

好友

5301

积分

翰林

Rank: 4

发表于 2015-1-4 16:43:17 |显示全部楼层
    在寒冬,守望春天
    我想跟这片灌木丛一样
   每天在这里抵抗着
   既不消失
   也不抱怨
   更不说话。
   它什么也不需要
   也不被征服。
   ——威廉.格纳齐诺

    在北方漫长干燥的寒冷中,我们送走了
2014年。
    站在新年的门槛上回望,我所立身的媒体业,伤痕累累,奔走呼号之声不绝,放眼望去,一片狼藉。
    与过往传统媒体所奉献的报道相对厚重丰富不同,2014年的传统媒体业的报道,除了少量的反腐报道,能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很少。
    传统媒体业曾经的代表性人物沈颢及其领导的21世纪传媒的命运,不仅重创了南方传媒,也在精神和心理上,重创了传统媒体业。
    与过往社交媒体的繁杂活跃不同,2014年社交媒体平台,虽然没有到鸦雀无声的地步,却也日益苍白无趣,微博舆论领袖纷纷主动或被动退场。
    至于传统门户网站,其衰落的势头,也不可阻挡,门户时代的代表性人物陈彤的转身,成了一种象征。
    可以说,过去的一年里,整体而言,传媒业屡遭羞辱讥嘲,对真相无用,对正义乏力,从本已经世俗化的圣坛跌落灰尘,失去了往昔残存的职业尊严和荣耀。哀鸿遍野。
    曾经,传媒业也有过光荣与梦想。在摆脱了单纯作为政治奴婢的身份之后,尤其是在改革开放和市场化的过程中,传媒业不仅仅为从业者提供了立身之地,更是在整个社会向上改革的氛围中,为从业者不仅成为改革开放的记录者、报道者,以及鼓吹者乃至参与者,提供了比较有力的支持,让从业者拥有过一份尊严和荣耀。传媒业自身相较过去,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这种进步和发展,既托庇于时代的伟大变革,也仰赖自身及从业者在其中的不懈努力。
    今天传统媒体所遭遇的困境,媒体人的时乖运蹇,并非从业者没能力,不努力。
    不幸的是,这种能力和努力,却在这个粗鄙的时代,常被淹没于浮躁的即期功利主义的浪潮中。
    这个时代的独特性在于,传统媒体不仅要承受过去社会和自身改革不彻底带来的顽疾,还要面临各种新的挑战。顽疾新病交汇,让这个行业有了不能承受之重的压力。
    与其他行业不同的是,媒体人不仅要遵守法律,更有无处不在的政治要求。既有事关国家颜面的大政治,更比过去多了牵涉权力部门利益的小政治。尤其是后者,几乎无迹可寻,却时时现身,利用权力左右着媒体的报道。媒体人既无法律可依恃,也无权利可恃,自然苍白无力,常致溃败。
    传媒业自身改革不完善,管理体制,产权制度,人事制度,投融资制度,等等,各个方面都在牵扯着传媒业的发展。
    按过去的说法,就是戴着镣铐跳舞。戴着镣铐跳舞的结果,是传媒业及其业者的日益犬儒化,实实在在透支了传媒业的信用和未来,也让许多有理想的从业者由期待而失望最后至绝望,失去了耐心被迫选择离开。没有人愿意在一个看不到希望的行业终老。
    不惟如此,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以及运行周期的压力,不幸在这个阶段释放,而且何时见底,尚不可知。没有了经济成长的支撑,传统媒体的境遇更是艰难。
    近些年技术的进步,带来的传媒业态变化,更以摧枯拉朽之势,不仅瓦解分流着传统媒体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各种资源,更让传统媒体业失去了想像的空间。
    技术进步是一个无法阻挡和抵抗的过程,它的发生完全不顾我们的愿望,漠视我们传统的情感。
    这是一种过去传媒业从未遇到过的挑战,这种技术进步解构的,不仅是传统传媒业,更在重塑着权力结构和社会秩序。
    过去已经不再把它的光芒投向未来,人们的心灵在黑暗中游荡。习惯了路径依赖的人们,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惶惑不安。
    在现实的诱惑中,在逃亡的慌乱中,在坚守的痛苦中,在旁观的幸灾乐祸中,在监管的铁石心肠中,恐慌摧毁着理性的判断,一些传统媒体人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
    “天使背对着未来,他看到以往逃亡时所遗留下的残骸正在腐败并发出恶臭,他被这一刻强烈感受推入未来。”
    即使最坚定的坚守者也会动摇犹豫。哲学家本雅明的说法,用来描摹我们传媒业目前的环境,竟是如此妥贴。
    然而,即便面临如此困境,即使不能摆脱可悲的奴役,即使遭到无法挽回的损失,这个行业许多优秀的从业者,依然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怀着温情和敬意,坚守自己的职业理想和专业操守,用自己的良知、专业素养和努力,为这个行业,甚至为这个时代,挽回着一丝尊严。直到今天,他们依然是这个社会那些真相的最重要的挖掘者,用那些让我们一惊一紧一暖一荡一乐一悲的作品,记录着我们时代的悲欢离合。
    没有他们的努力,我们的时代可能会更粗鄙恶俗。
    对于那些忍痛割爱离开传媒业的人们,我们依然也要对他们保持敬意。个体的自由选择在今天成为一种权利,是社会改革开放的成果,也是包括他们自身在内的所有人挣扎奋斗的结果。他们已经在传媒业乃至中国社会的发展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我相信,即便身处严寒,也可以对春天怀抱希望。
    今天,当传统传媒业遭遇政治市场和技术的压力时,许多业者能够转身他投,或投奔其他行业或其他技术平台,或自我创业,得益于社会的开放,尤其是技术推动的媒体型态,他们不仅是技术变革的产物,本身也是国际化和开放的产物。
    中国处在了一个真正的转折关头。
    我相信,在一个技术不断突破信息垄断的时代,在一个更加开放的世界里,现代政治的进步是可期的,经济也不会永远处在下跌之中。
    我相信,文明的共享和普及,在今天已是一个无法阻挡和抵抗的过程,虽然可能会有一时的迂回曲折和牺牲。
    在这个转折关头,对于媒体,无论其何种形态;对于记录者,无论其何种身份,乖蹇的命运之外,某种意义上也有一种幸运。身在转折动荡的时代,我们不仅能够看到并记录下这个时代的变革,同时也是这个变革的塑造力量,这个国家发生何种变化,某种程度上也取决于我们这些记录者的笔触。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洛仑兹的蝴蝶,翅膀轻摇,就能扇起太平洋的波涛。
    这个时代,虽然技术进步了,虽然政治和经济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人们的需求和习惯也有了巨大的改变。但是,人们对于信息,对于真相、对于爱和关怀,对于公平正义,对于罪恶的痛恨,这些人类的基本需求和情感都不会改变。所以,无论是身处何种平台,受过职业和专业训练的媒体人的价值永存。只要常怀追索真相,关怀社会之心,作为记录者的价值永存。
    身在这个行业,不能选择体制,却可以决定自己做媒体时脊梁的直与弯,而坚守之痛,唯有自知。一旦放弃,所有的正确与错误、争辩与妥协,都将成为过眼云烟。
    对于依然坚守在传媒业的我们来说,我们需要的是构建我们的当代智慧,需要的是修正和努力。
    在寒冬中,涵养好自己,训练好自己,不随波逐流,别人堕落,绝不是自己堕落的理由,在螺蛳壳里常怀道场之心,在法律的框架内,做好自己能够做好应该做好的事,这就是这个社会需要的一种坚守,一种努力。经过这些事情之后,我们依然会看见,世界如此美丽。
    花朵可能被摧毁,但没有人能够阻挡春天的到来。
    在寒冬中守望春天的到来,有时也是一种幸福。能够心怀不灭的梦想守候于寒冬幽夜,迎来春天的人,一定比直接生于春天的人,更感幸福。
    脚踏实地,我们从来没有也不想放弃自己的努力。
    我相信,每一分努力,都是改变命运的蝴蝶的翅膀。
    (作者:朱学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4

好友

20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5-1-5 17:32:16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的确我们应“在寒冬中,涵养好自己,训练好自己,不随波逐流”,学会坚守,等待春天的到来。
咬得菜根,定天下事何不可为?然这菜根辣处亦难咬,却须从难咬处咬将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西山煤电 ( 晋ICP备05003920号 )

GMT+8, 2017-5-24 15:53 , Processed in 1.10760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