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煤电秘书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52|回复: 0

《神魔传说》第十一更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

好友

55

积分

秀才

发表于 2016-1-28 15:25: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万刘鹏 于 2016-1-28 15:27 编辑

NO.11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8B83.tmp.jpg
李秋波的话像是一道惊雷‘轰’的一声在所有人脑子里炸了开来,坐在地上的双胞胎兄弟二人像是忽然忘掉了身体的疼痛,‘嗖’的一下翻身起来,动作利索的像是钻进丛林里的猴子;正在忙着边画着圈圈小声诅咒撞开门的人边踩着冒着火星的被子的老村长杨辰也是停下了全身的动作,一脸惊讶地看着门口的李秋波,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被子上的火苗越蹿越高竟也是丝毫没有发觉;杨辰正端着刚刚收拾好的棋盘,听到李秋波的话,双手一松,棋子‘呼啦啦’的散落了一地,滚进了房间的各种角落里,也没有人顾得上捡;倒是苦如海显得最为沉着冷静,背着左手,右手捻着胡须微微笑着,不停地在点头,满脸的欣慰之意。
李秋波说完话,顾不得欣赏众人五彩缤纷的表情就扭过头,猫着身子提着衣角钻进了风雪里,赤着的双脚在雪地上留下一窜深浅不一的新的足迹。
看着消失在风雪中的李秋波,众人纷纷回过神来,抢着向门口涌去。最先蹿出门口的竟然是刚刚经过冰与火两重极端力量洗礼的大二杨兄弟,这对双胞胎兄弟刚才还是奄奄一息的样子,现在飞奔起来就好像两头被激怒了的野牛,两个人贴着身子几乎是不分先后的挤出了门口,屋子里的三个老人在他俩出门的时候分明感觉的整个屋子微微的晃了晃。
“这两个小兔崽子,不是要把苦老爹的医馆给拆了吧。”
杨辰苦笑着想到,紧跟着大二杨的脚步也是几乎飞一样的冲出了房门,花白的须发在风雪中夸张的飞舞着。
“怎么好象他们才是少主的亲人一样?”
叶雄诧异的看着众人激烈的反应,单臂一甩带起一道炙热的劲风,离弦的箭一样追上了前头几人的脚步。
“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就不知道尊老爱幼?哎…”看着一转眼就消失不见的众人,苦如海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是慌忙缀着众人留在雪地里的脚印,匆匆地跟去了。
众人离开的时候甚至忘了将屋门关上,寒风夹杂着大片大片的雪花闯进房间里,猖獗得像个破门而入的强盗,将屋子里整齐摆放的一些书本、纸页、床单、被褥吹了个乱七八糟,先前被火星点燃的棉布被子好不容易被杨辰踩灭,现在又是春风吹又生一样燃起了一道碗口粗细的火苗。原本热闹的屋子在众人离开之后一下子变得冷清了下来,就像是正在演出的舞台剧被忽然换了幕景,突兀极端的变化让这种冷清的感觉显得更加的强烈,跳动的火苗像是小丑模样的唯一主角,意气风发地不住跳跃肆虐着,眼看就要酿成大祸。在这极其危机紧张的关头,一个青灰色的人影自门口忽然蹿了进来,来人须发花白神情紧张,正是‘逃源村’村长杨辰。以极快的速度再一次踩灭了棉布上的火苗,杨辰的眼神还是不住的看着门口众人刚才消失的方向,嘴里还一直在嘟囔:“真是倒霉,要是让村子里的人们知道苦老爹的屋子没让那两个臭小子给拆了,却差点让本村长大人给一把火烧了,那本村长大人英明光辉的形象可就当真毁于一旦了”说着还劫后余生一样的拍着胸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到这里杨辰忽然怪叫了一声,跳着喊道:“哎呀,我还得赶着去看那个娃娃,现在苦老爹那个糟老头子都抢在本村长前面了,哎呀呀…本村长大人得赶快过去”。说着慌忙熄灭了暖炉里的火,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一样的速度把房门关上,拖长了音调大叫一声‘本村长…大人…去…也!!’又一次消失在了满天的风雪里。
刚刚跑到孩子和李秋波居住房间的门前,杨辰就听到了孩子那种特有的夜莺一样的笑声。推开门向屋内看去,孩子正被叶雄抱在怀里,含着一根手指头‘咯咯咯’地笑个不停,一对肉嘟嘟的小脚不停地在叶雄下巴上踢踏,叶雄倒是毫不在意反而似乎很是喜欢这种感觉,眯着眼睛哈哈地笑着,一脸满足的表情。双胞胎兄弟一左一右站在叶雄身边,瞪着四只眼睛,咧着大嘴,看着孩子红通通的脸蛋‘呵呵’地在傻笑个不停。李秋波和苦如海都是安静地站在一旁,含笑的看着玩闹着的爷孙二人,似乎有一些晶莹的泪花闪动在李秋波眼角,又被李秋波悄悄地抬手擦去了。看到这样的景象,杨辰忽然觉得外面的风雪似乎没有那么凛冽了,眼眶也是不自觉地有一些湿润。察觉到自己眼角的异样,杨辰慌忙转过身去,借着伸手关门的刹那,胡乱地将眼角的泪珠抹掉了,嘴里还小声嘟囔了一句:“好大的雪啊,都几乎迷了我老人家的眼睛呢。”
众人见杨辰进来,扭过头看了看却都是没有丝毫的表示,视线就又回到了叶雄怀里的孩子身上。杨辰见状好一阵子尴尬,老脸闪过一抹微红,干笑了几声自顾自走到了叶雄身边,心里还在想着自己得找个时间好好地画几个圈圈诅咒这几个不懂得尊老爱幼的家伙。
“这个小祖宗终于醒了啊…”杨辰笑着和叶雄说了一声,也不等叶雄回答就伸开双手猫下腰向叶雄怀里的孩子探去,还做出一副和蔼可亲、仙风道骨的表情一边说着:“来小宝贝儿,让爷爷抱抱。”
叶雄闻言明显有些舍不得,但看到杨辰的样子又不好拒绝,犹豫了一下才恋恋不舍得将怀里的孩子递了出去。孩子现在的身量只比叶雄的两只手掌略大一些,察觉到叶雄的举动,止住了笑声,不安地在叶雄手里扭着身子,一双清澈灵透的大眼睛不停地在叶雄和杨辰身上来回打转。
眼见孩子离自己越来越近,杨辰的一张老脸上无数条皱纹扭曲纠结在一起,张开大嘴笑着露出了所剩无几的黄牙,整个脸庞像是忽然开出了一朵鲜艳的菊花,眼睛像是久未进食的恶狼一样闪烁着绿油油的蓝光,嘴里还在小声嘟囔着:“对,来,小宝贝儿,让爷爷抱抱,爷爷可是这里的村长大人呢…”。整个人的样子看上去极其的猥琐,众人见状都是一阵皱眉,尤其是李秋波,眼见这个猥琐的老头竟然要比自己还要先抱抱孩子,紧咬着银牙,一张脸几乎成了青白色,可是杨辰哪里顾得上这些?在他眼里,一切都那么的完美,胖乎乎光着屁股的可爱男婴正慢慢地向自己递来,自己甚至几乎能够看清楚孩子身上那一层略带粉红色的绒毛和那清澈的眸子里自己慈祥亲切的倒影。
“对了,来爷爷这里,爷爷过两天给你起个好名字。”
杨辰身子猫的很低,孩子已经被递在了他鼻尖前,一对肉嘟嘟的精致脚丫在他嘴巴前面不停的晃来晃去,正当杨辰准备直起身子调整姿势将孩子抱进自己怀里时,一点小意外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毫无征兆的发生了,打破了杨辰苦心期待的完美气氛。
原来,叶雄手掌上的孩子竟然在这个时刻忍不住尿了出来,孩子本来就被送到了杨辰脸前,一股温热的液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小小的弧线后,便毫无阻塞的直接飞进了杨辰的嘴巴里!
可怜的老村长杨辰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懵了,傻傻地张着嘴,保持着那副在他看来慈祥的完美无缺的亲切表情,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任由那透明的温热液体缓缓地流入了自己嘴巴里。众人目睹这样的情况都是明显愣了一下,之后便不可抑制地大笑了起来,叶雄托着孩子不敢笑的太放肆,只好勉强稳住身体保持着举着孩子的姿势,眼角却已经笑出了泪花;双胞胎兄弟更是爬在地下,打者滚笑着,双手还不时的锤打着自己的胸口,几乎笑地岔了气。
直到孩子将整整一泡尿撒完,满足的颤抖了几下,杨辰才回过神来,‘噗’的一声猛地朝地上喷出了含在嘴里的液体,却又几乎全部喷在了自己脚上。也不顾自己湿透了的鞋袜,杨辰张着大嘴、搭拉着下巴,表情丰富的依次从笑翻了的众人身上瞧了一遍才发疯一样指着自己的嘴巴在屋子里蹿了起来,还一边喊着:“天呐!救命啊!我作错什么了,你要这么惩罚我?!快!水…给我水!我要水!我要漱口!!不,我要洗胃…对,洗胃!!”
屋子里面的人看到杨辰的举动,笑的更加猖獗起来,只有又被叶雄抱回怀里的孩子眨着大眼睛茫然地看着大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辰在喝光了屋子里所有的茶水之后才逐渐停了下来,垂头丧气地看着叶雄怀里的孩子一副气急败坏却偏偏发作不得的狼狈模样。叶雄试了几次才勉强压抑住一阵阵的笑意,略微尴尬的对杨辰说道:“杨老哥,真是抱歉了,我是实在没有想到孩子他会…他会在那个时候…”
听叶雄说到这里,杨辰像是被钩起了什么可怕的回忆,慌忙抬起头对叶雄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叶雄也是知趣地打住了话头,一旁的苦如海却是接口说道:“你也不必如此大惊小怪的,这可是童子尿,方家医者又把它叫做轮回酒或者还元汤,有明目益声、润肤利肠、去咳止劳、滋养心肺的功效。你喝下些许对你的身体还是有不少好处的。”
屋子里的众人对医术都不甚了解,听苦如海这么说,对为医一道都是生出极大的敬佩之情。
叶雄更是忍不住开口叹道:“没想到连婴孩的尿液都可以入药医人,而且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效,中州医术真的是博大精深,让人大开眼界。”
杨辰此时的模样才是稍微的好看了一些,不过仍是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心里想着:“恩,听苦老爹这么说,本村长大人的光辉形象总算是有得救了。不过可不能让他们把今天的事情传扬出去,要不然…”想到这里杨辰抬起头向众人脸上望去,其他人都还算正常只是一副淡淡的含笑表情,可是双胞胎兄弟却是张着大嘴,视线不停地在自己嘴上和孩子身上打转,一脸的犹豫又似乎有一丝向往。
看到二人的模样杨辰心里忽然涌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们要干什么?不会是…对那个什么童子尿感兴趣吧?苦老爹这次可是害苦我了…我要画一堆巨大的圈圈…”
不等杨辰想完,像是在印证杨辰的想法,双胞胎二人果然一起抬起头,齐声问道:“杨爷爷,那个…那个童子尿是什么味道啊?”“村长爷爷,童子尿好喝吗?好喝的话我们兄弟也想要尝一尝…”说完瞪着四只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杨辰,等待着杨辰给他们一个答案。
本来苦如海的话算是给杨辰找了一个台阶,可是经二人这么一问杨辰顿时有一种骑虎难下、生不如死的感觉,而且兄弟二人还是一副极其认真、得不到答案誓不罢休的样子。杨辰觉得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可是上天不会给他答案,自己面前的处境又一定要处理得当,于是他背过双手,微微眯了眯眼睛,复又拿出得道高人的模样,抬起头没有看双胞胎兄弟二人,尽量用一种威严的声音缓缓说道:“这个嘛…老夫也是不知道啊。”
杨辰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二人不要再问了,可是二人却好象好象丝毫没有发觉杨辰话中其他的意味,对视了一眼,把头往杨辰的方向又向前探了探日,认真的说道:“怎么会不知道呢?杨爷爷刚才可是喝了好大一口呢…”“对啊,而且还含了好长时间呢…”
听到双胞胎二人这么说,杨辰终于忍不住崩溃了,气急败坏又有一点楚楚可怜地举起双臂喊道:“天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明说得了,我改还不行吗?为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为什么啊!?”说完丢下又在一旁笑地花枝乱颤的众人一溜烟跑了,看到杨辰逃走,双胞胎兄弟对视了一眼,不清楚村长大人怎么会忽然走了,都是摸了摸脑袋,站起身来追了出去,边跑还在边喊:“村长爷爷,你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们童子尿到底是什么味道呢…你等等我们啊。”
众人看着先后跑出去的三人,都是捧着肚子一阵穷笑,远远地又听见杨辰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你们两个饶了老夫吧,我真的是不知道啊…”
“喂!屋子里的人你们别笑了,明天老夫来给孩子起名字…”
“你们别追了!你们要是再追老子就要揍人了!!”
果然,过不多久就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和大二杨兄弟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西山煤电 ( 晋ICP备05003920号 )

GMT+8, 2017-6-23 07:56 , Processed in 1.07900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